清算约 1 亿枚 CRV,Curve 创始人左支右绌后危机过否

撰文:比推 Asher Zhang

近日,Curve 创始人 Michael Egorov 借贷仓位已清算约 1 亿枚 CRV。那么,DeFi 龙头 Curve 近期又经历了什么?除了「旧伤」未愈,Curve 等 DeFi 龙头真正的困境又是什么?Curve 创始人 Michael Egorov 似乎再次化险为夷,但危机真的过去了吗?

CRV 引发清算危机,Michael Egorov 或将涉险过关

6 月 8 日,伴随比特币下跌,CRV 开始大幅下挫;在比特币震荡两日之后,6 月 11 日,比特币再度大幅下跌,CRV 在日线上形成看跌吞没形态,空头强势。受宏观市场影响,6 月 12 日,比特币等开启反弹,主流币多数上攻,但 CRV 已无力反弹,空头持续压制。6 月 13 日,比特币再度下挫,主流币大跌,CRV 迎来大崩盘,进而引发 Michael Egorov 巨额 CRV 代币清算。

6 月 13 日,据数据检测:Curve 创始人 Michael Egorov 借贷仓位已清算约 1 亿枚 CRV,价值约 2700 万美元。剩余头寸为主地址上的 3935 万枚 CRV,借款 540 万美元,目前健康率达到 1 以上暂时不会被清算。随后,据《比推》报道称,6 月 13 日,NextGen Venture 联创 Christian 于 X 平台发文表示,从 Curve 创始人处获得 3000 万枚 CRV。

在得到 NextGen Venture 联创 Christian 的支持后,Michael Egorov 或将涉险过关。6 月 13 日,Curve 创始人 Michael Egorov 于 X 发文表示:「Curve Finance 团队和我今天一直在努力解决清算风险问题。很多人知道我所有的贷款都被清算了。我的持仓规模太大,市场无法承受,导致了 1000 万美元的坏账。Curve 借贷平台(lend.curve.fi)上只有 CRV 池子受到了影响。我已经偿还了 93%,并且打算很快偿还剩余部分的坏账,这将帮助用户避免因这种情况而受到损失。」

Michael Egorov 在此番清算中是否受损?以太坊核心开发者 eric.eth 于 X 平台发文表示,Curve 创始人并没有因为 CRV 被清算而受到「损失」,他从价值 1.4 亿美元的 CRV 仓位中获得了 1 亿美元的收益,而在市场上出售会导致相同的价格(下跌)并引起社区的不满。 eric.eth 的言论乍听似乎有道理,但实际上其实并非如此。Michael Egorov 的清算实质上是被动的,这主要与加密市场的行情突变有关。如果 Michael Egorov 想要出售代币,则完全可以与机构对接,以清算的方式出售代币,即便收益变化不大,但是巨额清算对 Curve 生态有非常大的危害。

CRV 为何一路下跌,盘点 Curve 危机始末

Curve 作为一个以稳定币为主的 DEX 平台,其独特优势在于 crvUSD 可以与各种抵押品形成交易对,形成了丰富的兑换资产的使用场景。CRV 的大额互换业务一直独霸业内,并且团队始终在更新项目,推出新的功能,深受市场信赖。Curve 在最初上线时,CRV 代币最高触及 63 美元,上轮牛市 CRV 代币较长时间维持在 6 美元附近,在熊市期间 CRV 代币价值维持在 1 美元左右。然而,在本轮牛市期间,CRV 不但没有开启牛市之旅,反而一路下跌,而其中最重要的拐点就是 2023 年 7 月。

2023 年 7 月下旬,由于 Vyper 编程语言导致的重入漏洞,四个 Curve Finance 矿池遭到黑客攻击,总计损失约 7000 万美元 。这也直接导致 Curve 创始人面临巨大的清算风险。不过由于此次为黑客恶意攻击行为,加密市场多方势力纷纷表态支持 Curve。除了 Egorov 向 19 家机构与投资者出售超过 1.06 亿枚 CRV 代币筹资外,孙宇晨、杜均、麻吉大哥等加密名人也购入了 CRV。孙宇晨买入 500 万枚 CRV 代币、杜均以 400 万美元的总额购买 1000 万枚 CRV、麻吉大哥以 150 万美元买入 375 万枚 CRV 代币,并全数质押锁仓 6 个月。

2 月 1 日,Michael Egorov 当时以低于市场价 30% 出售的 CRV 开始解锁。2024 年 2 月 1 日,黄立成将此前购买的 375 万枚 CRV(约合 175 万美元)转入币安,预计实现收益 +16%;同日,OpenSea 用户名为「erwwer」的地址(0xb0b 开头)将从 Curve 创始人 Michael Egorov 处 OTC 买入的 250 万枚 CRV(114 万美元)转入币安;随后,Cream Finance 等也纷纷卖出。2 月 24 日,从 Curve 创始人 Michael Egorov 手上 OTC 买入 CRV 数量第二的鲸鱼(700 万 U 购买 1750 万枚 CRV)将 500 万枚 CRV(约合 300 万美元)转入币安,成为第四位转出 / 卖出 CRV 的 OTC 买家。他通过 OTC 买入的 1750 万枚 CRV 除了转入币安的 500 万枚,另外 1250 万枚通过 2 个地址存在 Curve 锁仓。随后,多家机构和大 V 纷纷出售手中的 CRV。

DeFi Summer 不再,老牌 DeFi 的经济困局

CRV 的跌跌不休,一方面主要与 Curve 受黑客攻击直接相关,而从更大的角度看,这实质上与 DeFi 赛道的整体不景气息息相关。如果是 2022 年的 DeFi Summer 时期,CRV 如果比较坚挺,这些损失并非不能弥补。那么,是哪些原因造成了当下 DeFi 赛道的发展困局呢?

DeFi 赛道从一片蓝海转变为红海,DeFi 龙头的吸引力开始下降。从 DeFi 赛道自身发展看,在 Uniswap、Curve、Compound 诞生之初,市场显有竞争;Web 最大的特点就是开源且去中心化,这使得随后各类 DeFi 层出不穷,虽然 DeFi 龙头仍然占据主导地位,但是仍然面临着显著竞争,使整个赛道从单一龙头迅速转变成一片竞争激烈的红海战场。

DeFi 龙头代币进入释放期,市场抛压不断加大,使得 DeFi 龙头币价也不断承压。下图为 CRV 代币释放图,从图中可以看到,CRV 在上轮牛市初期解锁代币较少,但随着时间,CRV 代币的供应量持续减少,这也是 CRV 币价承压的主要原因之一。与此同时,主流 DeFi 龙头代币的价值捕获能力也还比较欠缺。

清算约 1 亿枚 CRV,Curve 创始人左支右绌后危机过否

DeFi 发展陷入瓶颈期,美国执法部门并不认可 DeFi。早些时候,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执法部门主管 Gurbir Grewal 表示:「我们不关心标签。我们关心的是产品,标签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。技术很重要。DeFi 提供既不去中心化也非金融的服务,而只是纯粹的『欺诈』。我们将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扩大我们的管辖权。」今年,美 SEC 将 UNI 定义为证券,这也使得市场对其发展前景表现出一定悲观态度。由于 DeFi 没有得到美国监管部门的认可,这实质上限制了 DeFi 向传统金融市场发展的路径,这也就限制了 DeFi 的市场规模。

市场注意力集中在 MEME 等新赛道,资金关注度明显下降。本轮牛市中,涌现出一些新赛道,比如模块化区块链、Depin、比特币二层等;但是最为独特的则是 MEME 赛道。从 2023 年的铭文,符文,ERC404,以及 Solana 上的 Bonk、BOME 等等。每当比特币休整的时候,大盘轮动没有出现,但是 MEME 热潮却交替出现,这使得 DeFi 龙头没有获得补涨的机会。

总结

CRV 的代币下跌,与 Curve 遭遇的黑客攻击有直接关系。虽然,Curve 创始人 Michael Egorov 在去年通过机构帮助暂时缓解了 CRV 的清算压力,但是这种抛售压力在解锁期后并未消失,机构和大 V 的抛压一直压制 CRV 的上涨。

从更根本的角度看,DeFi 赛道进入红海竞争阶段,这使得 DeFi 龙头发展步履维艰;DeFi 龙头代币进入解锁期,代币抛压不断,上涨困难;监管部门不认可,使得 DeFi 赛道仍然小众;加之,本轮牛市的不同寻常,使得 DeFi 龙头没有获得资金关注。整体上看,CRV 等 DeFi 龙头面临的问题在本轮牛市或很难解决,因而 CRV 的至暗时刻或许还未至。不过,从长远来看,如果 Curve 可以扛过去,作为 DeFi 基础设施的 DeFi 龙头,未来仍然充满机遇。